中国《新闻周刊》:中国外交档案解密进程

经验分享 采集侠 浏览

小编:中国《新闻周刊》:中国外交档案解密进程

  2004年1月19日,中国外交部在中国历史上首次开放了一些原本是绝密的外交档案;7月,外交部再次添加了已解密的日内瓦会议等档案。

  虽然开放的年限只是从1949年到1955年,但开放的意义超过了档案内容本身。

  中国《新闻周刊》9月3日讯 “为了这一天,我们用了5年的时间。”外交部档案馆鉴定开放处处长张素林告诉中国《新闻周刊》,他所在的这个处就是为了开放档案而专门成立的。

  按照我国《档案法》规定,除涉及国家安全或者重大利益等档案外,一般应当自形成之日起满30年向社会开放。按此规定,外交部的解密档案应该上溯到30年前的1974年,但由于工作量太大,张素林和她的同事们只能分阶段去做——根据目前的工作进度,如果要将1974年前该开放的档案全部开放的话,大约还要等10年。

  张素林说,目前第一批解密的档案有上万卷,每卷100页,开放比例达到该阶段档案总数的30%,但这个比例的计算基数里包含有大量行政、人事管理档案,如果仅以双边、多边外交业务档案来计算的话,开放比例将高于30%。

  解秘的工作量是相当大的。因为外交档案涉及的机密比较多,工作人员必须从浩如烟海的卷宗中一页一页地认真查看。当确定了要开放的档案后,还必须经过重新编目。为了防止造成破损,他们要将原件进行扫描后储存到数据库,这样,读者可以通过计算机借阅管理系统来检索和阅览。

  张素林介绍,解密的审查工作是核心,从事这项工作的都是资深的外交官,前后有近100人参加,都是处级以上干部以及部分退休大使、参赞。

  外交部目前可以开放的档案必须符合几项原则:第一,不能损害国家安全利益,这包括国防安全、情报来源等。第二,不能损害公民个人权益,如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不能公开。第三,不能有损中国的对外关系。第四,不能开放对方要求不公开的内容。

  这看上去很容易做到的原则,其实有时真正操作起来非常难。很多档案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张素林谈到了这样一个例子:建国初期,中国代表团出席日内瓦会议,这是新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第一次亮相。在一个内部会议的讲话记录中,周总理谈到了自己真实的心情:第一次来参加这种会议,心里没有底,以前都是唱武戏,现在开始唱文戏了。以前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没有什么章法,而现在不同了,工作中还发脾气,批评错了同志,给大家道歉。

  时隔多年,此份档案经工作人员讨论后,还是决定开放,通过《人民日报》公布后,公众反响非常好,觉得周总理是人而不是神,有这样的心路历程是正常的。

  外交档案对外开放后,来查阅的人有300多人次,大部分是大学教授、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以及博士、硕士研究生等。还有1/3是记者,其中不乏来自港澳台地区以及美国、印度、日本、韩国、朝鲜等国的记者。外交部规定:公民通过身份证就可以查阅,外国人则通过驻华使馆或相关合作单位提出申请。

  查找档案,要通过关键词搜索,记者发现系统的涵盖范围很大,比如,搜索“苏联”一词就会出现500多条档案。这对个人的专业功底要求比较高,恐怕也是一般人来得较少的原因之一。

  记者在外交部开放阅览室,遇到一位北京实验外国语学校的老师。他来这里阅览已经半年多了。他说,在这里找资料需要时间和耐心,因为很多档案往往从题目上很难看出它的价值,而且多是手写体和油墨印体,字迹很难辨认。他曾经有一上午只看完一个100字批示的经历。很多档案还是断开的,没有连贯性,如此两三天能整理完一个事件,就非常不容易了。

  这位研究者还强调,既然开放了,就不要再遮遮掩掩,他希望这里的系统能联在外交部网站上,大家无论在哪里都能查看。

  尽管还有很多地方尚需改进,外交部档案解密,仍然标志着我国官方档案解密进程进入了一个转折点——这是我国迄今为止对公众开放的第一个部委档案馆。

  对于一些现在没有开放的机密档案的公开问题,张素林说:“经解密审查确定不能公开的机密档案,其中一部分我想是永远不会公开的,至于另一部分则需要根据情况重新评估后才能确定。”

  张素林告诉中国《新闻周刊》,目前朝鲜战争、以及其他外交敏感问题均不在此次解密之列。

 

文章来源: 皇冠体育 http://www.ksycdp.com

当前网址:http://gzxypt.com/experience/share/2019/0810/723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